A4版:文艺副刊总第3141期 >2021-09-10编印

秋与秋知
刊发日期:2021-09-10 阅读次数: 作者:
  二公司 黄江都 吴千璇
   “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”。诗人顾不得驱车赶路,停下脚步来,为的就是要领略这片深秋枫林美景。时值秋时,桑龙已渐入枫境,此刻的我亦与诗中人如此,特别是在经历可怕的疫情和接连的暴雨之后,更是想放下心来,顾不得手中的工作,沉醉在这潇湘秋景。
   清晨的日光就像那“残云收夏暑,新雨带秋岚”一般,透过一滴垂钓在梧桐树枝叶上的白露,打在了昨夜雨水泪流而形成的镜面上,照映着金玉米才露尖头的害羞样子,而早起的蚂蚁却已经在准备过冬的食物了。
   正午的阳光还想着“麦随风里熟,梅逐雨中黄”,并要赶走皑皑白雾,风儿却不乐意了,轻抚地将白雾送去高耸的山林间,构成一幅云里雾绕的山间美景图,美得竟让南飞的大雁一时间迷了路。
   垂暮的霞光不觉得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”,在云层中散发出两道秋红的光芒,使得一片被云烧红的残叶掉落在平静溪流,溪流皱了皱眉,把它送去远方。在这秋日霞光下,不禁想起“几百黄昏声称海,此刻红阳可人心”的波澜闲适心情。
   说起秋,那自然少不了秋天的桂花。特别是“自有秋香三万斛,何人更向月中看”的遐迩芬芳;“绿叶层枝与桂同,花开蒂软怯迎风”的典雅姿态;“何须浅碧轻红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”知性佳洁,更是令人无限陶醉。
   此情此景,作诗一首:
  桑秋何秋不寻云间霞,独爱枫林知如画;欲埋往忆搁终浅,刹那永恒是少年。跋涉山川槟随榔,未闻银桂飘远乡;湘桑砼人不作寒,望尽龙潭把言欢。